北京广渠律师事务所

模具开发

宣泰医药IPO重闯科创板上市委:近8成业绩集于单一仿制药 分成收入面临确认滞后、降价抵减“双挑战”

发布日期:2022-08-08 14:45    点击次数:118

在2021年被暂缓审议的企业再次迎来上会。

据上交所安排,上海宣泰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宣泰医药)将于2022年1月11日上会接受上市委审核。

整整2月前的2021年11月11日,宣泰医药的科创板IPO遭遇上市委的暂缓审议。

作为一家以仿制药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企业,宣泰医药的业绩可谓是火速增长。

招股书显示,宣泰医药的营收从2018年0.61亿元增长至2020年3.19亿元;同期净利润则是实现了扭亏为盈,从-0.37亿元增长至1.23亿元,两项指标报告期内增长均超过4倍。

这一“暴增”背后,宣泰医药的收入确认方式却饱受交易所关注,尤其是宣泰医药销售分成部分收入确认的滞后性如何反映其前期销售收入的真实收益和风险,恐怕这也是宣泰医药需要进一步解答的问题。

不仅如此,宣泰医药2020年近8成的营收均来自单一仿制药,但是这一产品的价格正在随着新的竞争对手的加入在不断走低,对其业绩的风险也将进一步加大。

二次上会,仅依靠单一产品获利叠加其饱受诟病的收入确认方式,宣泰医药是否可以顺利上会,依旧是未知数。

单一产品贡献率近8成

宣泰医药的主营业务包括仿制药和CRO(药研外包)服务,其中仿制药是指在专利药物的专利到期后上市的和专利药化学成分完全一致的药物。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宣泰医药的营收分别为0.61亿元、1.39亿元和3.1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0.37亿元、0.05亿元和1.23亿元。

仿制药是宣泰医药收入的主要来源。

从2018年至2020年,宣泰医药从仿制药业务中获得的收入分别为0.20亿元、0.78亿元和2.64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也从32.87%上升至83.68%。

这一业务的增长则要归功于用以治疗侵袭性曲霉菌或念珠菌感染的仿制药——泊沙康唑肠溶片。

泊沙康唑肠溶片2020年为宣泰医药带来2.50亿元的营收,占当期营收的比重高达79.23%。

据披露,该肠溶片于2019年8月获得ANDA批件并上市,由此成为当年美国市场唯一的首仿药。

据宣泰医药援引IMS数据显示,其泊沙康唑肠溶片2020年在美国市场占有率已达到41.34%。

而美国市场正是宣泰医药主要的收入来源地。

从2018年至2020年,美国所带来的营收分别为0.20亿元、0.78亿元和0.27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分别为32.99%、56.55%和85.39%。

特殊的收入确认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作为泊沙康唑肠溶片主要的境外市场,宣泰医药还与该地的经销商——LANNETT COMPANY,INC.(下称LANNETT)签订买断式销售合同,据合同显示,收入由销售收入、权益分成、代理权收入及销售奖励等构成。

其中权益分成是指期间内经销商销售宣泰医药该产品的收入,扣除经销商采购成本、销售费用等相关费用,再乘以固定的分成比例。

而权益分成正是泊沙康唑相关产品销售的主要收入来源。

以2020年为例,泊沙康唑相关产品的销售收入、权益分成、代理权收入和销售奖励分别为0.40亿元、1.97亿元、0.04亿元和0.09亿元,其中权益分成收入在该产品的营收中占比达到78.49%。

但是宣泰医药的权益分成收入确认却带有滞后性。

招股书显示,鹅口疮怎么治疗宣泰医药的权益分成收入按季度结算,由于下游经销商销售的结算周期较长,提供权益分成计算表的时间通常在基准日后1-2个月,因此对权益分成收入的确认统一递延一个季度。

即,在收到上一季度权益分成计算表后,在当季度确认对应上一季度的权益分成收入。

以2020年为例,宣泰医药2020年12月31日所确认的权益分成收入区间是2019年第四季度至2020年第三季度。

这一情况也引起交易所的关注,在前次上会之时,交易所便要求宣泰医药说明递延季度确认收入的影响。

“请发行人代表说明:上述权益分成收入的截止性差异对各期财务报表是否构成重大影响”。交易所指出。

对此,宣泰医药则是进行了“收入还原”,将权益分成收入调整至出口产品的季度。

招股书显示,还原后对2020年、2021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影响金额分别为-0.08亿元、0.23亿元,占2020年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6.64%、-19.21%。

与此同时宣泰医药也承认该会计处理存在一定的风险。

“基于上述会计处理模式,若因竞争对手进入等原因,发行人业绩出现下降,由于权益分成收入的确认具有滞后性,可能会导致发行人产品业绩下降的情况不能及时体现。”宣泰医药表示。

在权益分成部分收入已经具有较强的滞后性的情况下,其所带来的潜在收益和风险或将对其成功上市后的信息披露要求构成挑战。

宣泰医药所对此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对经销商结算清单等文件进行“及时披露”。

“发行人会在收到销售结算清单等文件时,模具开发进行及时披露,提请投资者注意相关公告并关注上述风险。”宣泰医药表示。

权益分成风险待估

信风(ID:TradeWind01)注意到,当泊沙康唑肠溶片在终端市场出现价格风险时,其本应从LANNETT处获得的权益分成将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

这是因为权益分成收入的计算,会受到宣泰医药在美独家经销商LANNETT与其下游经销商之间价格补偿协议的影响。

当终端市场价格下降时,LANNETT有义务对下游经销商处尚未实现终端销售的产品,进行价格上的补偿,而这一价格补偿将会抵减下一期的权益分成收入。

这也意味着,当上述药物终端价格下降时,其权益分成部分的收入会受到冲击,然而这一现实如今正在发生。

原因在于,宣泰医药赖以生存的泊沙康唑肠溶片及其相关产品正在迎来对手。

2021年2月AET PHARMA US LLC(下称AET)的泊沙康唑肠溶片也已经获批。

这也意味着宣泰医药的泊沙康唑肠溶片在美国市场的竞争对手已不仅是原研药厂商——Merck Sharp & Dohme Corp(默沙东),还包括同是仿制药品厂商的AET,而这一事件已然对其在美国市场的市占率产生影响。

据IMS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宣泰医药的市占率为38.68%,下降了2.48%,2021年2月才获批的AET市占率已达7.33%。

市占率的下降也对泊沙康唑肠溶片的价格产生了冲击。

据测算,随着竞争对手AET产品的进入,宣泰医药的泊沙康唑肠溶片2021年3-6月的价格同比下降了32.73%,该部分每年总收入预计下降约0.60亿元,下滑比例为 23.85%。

价格下降趋势对宣泰医药的利润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招股书显示,基于已获得的数据,将权益分成收入调整至LANNETT对外销售的季度,在不考虑价格下降的情况下,2020年的净利润为调增,而2021年上半年则是调减。

该事项对2020年、2021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影响金额分别为0.13亿元、-0.26亿元。

但是在考虑价格下降的情况下,这两个时段的净利润均为调减。

该事项对2020年、2021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影响金额分别为-0.03亿元、-0.12亿元,占2020年净利润的比例为-3.12%、-9.66%。

这也意味着,宣泰医药的收入确认方面存在权益分成收入滞后确认和价格补偿抵减确认滞后双重风险。

事实上,在同业可比公司中也不乏采用权益分成法的企业。

以同业可比公司博瑞医药(688166.SH)为例,其所采用的收入方式也是权益分成法,而在该方法下,博瑞医药则是选择估计的方式进行会计确认从而降低跨期确认收入的风险。

但是该方法下,博瑞医药也曾因对客户分成收入预估依据不充分而导致会计差错。

这也意味着,权益分成收入下,无论是采用估计,还是跨期收入确认,都带有一定的局限性。

而宣泰医药显然选择了更加清晰的跨期确认方式,虽然避免了估计法可能带来的差错,但仍然无法抵消及时满足权益分成部分的收入披露和产品终端环节的价格风险。

而对于宣泰医药未采用最佳估计进行收入确认的方式,交易所也曾提出质疑。

“发行人于收入确认时点未对该部分可变对价进行合理估计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相关规定。”交易所提出。

宣泰医药则认为其收入确认存在“可能发生重大转回”的可能性,因此并不符合采用最佳估计的方式确认当期收入。

“在泊沙康唑肠溶片产品出口时进行预计,产品在经销商实现销售时, 其权益分成收入可能转回的金额较大,对应的可变对价在相关不确定性消除时,可能全部发生转回,导致应确认的收入为零。”宣泰医药表示。

而采用跨期收入确认方式的宣泰医药最终能否如愿闯关,市场正在等待答案。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